保卫社会, 从企业社会责任开始
活动简介

vbox4062_IMG_9783_142444_small.jpg

时代需要企业社会责任的声音。


“以赤子之情,行善报恩;以谦卑之心,躬行践履。”


文/张家明

图/李亮


当经济学家米尔顿・弗里德曼提出,企业的社会责任就是增加利润,最大限度地提升股东价值,彼时正是世界经济陷入滞涨的1960年代,自由放任主义逐渐取代凯恩斯主义的统治地位,企业沉寂已久的创造力重新被激活,带来了之后十几二十年的经济高速增长。


而随着经济发达和社会进步,当初单纯着眼于经济利益的“企业社会责任”,已经产生了更丰富的内涵,延伸出企业伦理、企业管理、环境保护、济贫施困等多种议题。“企业社会精神”(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 CSR)同时也被称为“企业公民精神”(Corporate Citizenship),要求企业在促进社会永续发展的事业上,有更多的作为。


2017年8月18日,恰逢《新周刊》成立21周年,由南方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与《新周刊》联合主办、中山大学岭南(大学)学院企业社会责任研究中心合作举办的“2017企业社会责任荣誉盛典暨新周刊CSR促进中心成立仪式”在深圳举行,向这一年改善国民生活的企业致敬。


0.jpg

2017企业社会责任荣誉盛典现场。


促进企业社会责任,就是保卫社会  


创刊21年来,《新周刊》一直身体力行地实践公益理念,曾为9所乡村图书馆和社区图书馆捐赠书刊,组织“温暖玉树 雪中送炭”等微博慈善捐款活动。


老爷子孙冕(《新周刊》创始人兼名誉社长)在晚会上回忆当年去玉树送煤炭的情境,依然十分感触:“在路上,我们看到一位老人拉着一头小毛驴,就问他去哪,他说,我去拉煤,我在这里卖了20多年菜,从来没有人给我送过煤。我们知道那些煤都是我们送的,但是,当我看到他的背影,忍不住泪流满面,因为我知道,今年的冬天我们可以送他这一吨煤,明年呢?”


必须有更多的人,更多的企业,源源不断地向社会底层注入力量。《新周刊》社长张妍在昨天下午的中国企业社会责任(深圳)峰会上表示:“中国企业近年在各个公共领域实践企业社会责任,取得了瞩目的成绩,但中国在企业社会责任领域的实践和研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此次峰会正是提供一个平台,让各界人士共同研究企业社会责任的最新理论与实践。”


0 (1).jpg

《新周刊》社长张妍。 


4.jpg

《新周刊》创始人、名誉社长孙冕。


在峰会上,蚂蚁金服社会责任总监刘琴指出,科技就是这个时代最大的公益,在互联网科技的推动下,中国公益已经走到了下半场,“以前我们人人捐赠,现在我们人人行动”。众托帮CEO乔克也认为,移动支付实现了大范围的互帮互助,给公益事业与众托帮的大病互助医疗服务插上了翅膀。


中国公益的下半场,企业社会责任开始了从“量”到“质”的转变。正如中天金融集团“团结村精准扶贫”项目总经理谭丹所指出,帮扶一个家、一条村并不难,难的是把公益做到底、做到细。


中民未来的“社区嵌入式长者照护中心”,把养老服务推进到了社区最后一公里,致力于实现“老吾老以及人之老”的愿景。华润慈善基金会秘书长魏耀东认为,华润希望小镇的成功说明了“双赢”才是公益的未来,比授人以鱼更重要的,是帮助基层人民成为一个有尊严的人,能够体面地生活。


在这个意义上,促进企业社会责任的传播与实践,就是保卫社会。 中山大学岭南(大学)学院教授陈宏辉指出,互联网科技已经为公益提供了极大的便利,社会呼唤、期待企业在社会责任方面做得更多。


0 (3).jpg

中国企业社会责任(深圳)峰会,议题“企业社会责任:挑战与机遇”。


0 (2).jpg

中国企业社会责任(深圳)峰会,议题“企业社会责任:实践创新与战略思考”。


2.jpg

峰会主持人、中山大学岭南(大学)学院企业社会责任研究中心陈宏辉教授。


保卫社会,就要关怀底层  


在昨晚的企业社会责任荣誉颁奖典礼上,广东省出版集团总经理杜传贵先生说:“企业社会责任是一个越来越重要的热词,如今很多企业每年都会推出CSR报告,但是,情况远远还没有那么乐观。”他提到了中国社科院《企业社会责任蓝皮书(2016)》,该报告将中国企业的CSR水平分为五星,仅有少数达到了五星水准,其中46%为一星,还处于旁观者阶段。


然而现实不允许我们继续旁观。企业在公益慈善领域的点滴实践,也许就能给一个家庭、一个学校、一个村庄乃至一整个社会带来巨大的保障。


0 (10).jpg

广东省出版集团总经理杜传贵先生。


因此,在增进社会共同福祉作出了巨大贡献的五位企业家――陈峰、陈一丹、王石、刘强东、沈亚,获得了2017年“企业社会责任领袖”大奖。


在海航集团董事局主席陈峰的带领下,海航着力打造“造福于人类幸福与世界和平”的“永动机”,努力使海航成为100%由基金会持股的公司,达成慈善使命,兑现面向全球的社会责任。而交出了万科集团指挥棒的王石,不仅仅以钱做慈善,还将企业家的远见、规划、管理、组织能力贡献给了社会。


陈一丹在任职腾讯首席行政官期间发起的腾讯公益,最终改变了国人参与社会公益的方式与效率,让公益变成了一种日常生活方式。刘强东率领京东在业内率先使用电子发票,实实在在地为社会问题提供创新解决方案,为国民创造最大价值。而唯品会董事长兼CEO沈亚,长期关注教育助学、医疗救助、自然环保,开创了国内电商设立慈善基金会的先河。


0 (13).jpg


保卫社会,就要关怀底层。 根据一项针对全球33个国家的1200个CEO的调查,大部分CEO都认为企业社会责任(CSR)并非一种公关手法,而是对企业与社会都有利的重要因素,而且CSR应该在企业行为中占有优先地位,即使是在经济下行的时候,CSR依然重要,甚至更加重要。


在国外,英国国家发展部(Department for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DFID)的一份报告显示,CSR与扶贫有着密切的关系,履行CSR的企业与民间组织,有效地推动了劳工权利与社会福利的完善,在一些发展中国家还起着消除贫困的重要作用。


0 (11).jpg

“精准扶贫奖”获奖企业。


3.jpg

“精准扶贫奖”颁奖嘉宾:广东省新闻出版广电局副局长陈晓建先生(右),广东省出版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杜传贵先生(左)。


在这次“企业社会责任荣誉盛典”上,《新周刊》向六个“精准扶贫”项目致以敬意,他们的成绩应该成为企业的榜样:


京东的“跑步鸡”项目,以当地价格的三倍回购跑满100万步的“跑步鸡”,使近千户贫困户受惠;四川中烟的对口帮扶项目,指导种烟,教育帮扶,帮助村民从根源上脱贫致富;华润在宁夏海原县,以产业扶贫、投资扶贫、公益扶贫、人才扶贫四大组合拳,走出一条央企扶贫的“华润模式”;恒大集团对毕节县的精准脱贫,不仅出资金,更出人才、出技术、出管理、出思路;中天金融在遵义团结村进行的产融扶贫,让村民拥有新房产,解决了就业问题;苏宁的电商扶贫模式,打通贫困县特色商品上行通路,拉动了贫困县的经济发展。


它们是中国企业社会责任领域的先行军,也是将自身业务与企业社会责任高度融合的典范。


0 (8).jpg

现场观众正在聆听老爷子孙冕的演讲。


持之以恒,是企业社会责任的生命  


中国企业在CSR上的起步虽然晚,但它的发展速度一如中国互联网的蜕变,创新是它的法宝,而坚持则是它的生命。


百胜中国推出“肯德基天使餐厅”、宝洁中国支持希望工程20年、华润怡宝在贫困地区持续推进百所图书馆计划、加多宝驰援南方灾区、尚品宅配“爱尚计划・爱上学”、沃尔玛中国提出“你‘沃’一起,为爱加餐”六项义举,拿下了“最佳慈善表现”大奖。


0 (7).jpg

“最佳慈善表现奖”与“最佳志愿服务奖”。


0 (14).jpg

“最佳慈善表现奖”颁奖嘉宾:广东省文明办副主任吴祖清先生(左)与深圳市委宣传部宣传处处长李建阳(右)。


而“最佳志愿服务”大奖则属于达能中国员工志愿者项目、金诚集团志愿者项目、伊利集团的“伊利方舟”项目、蒙牛乳业“我回老家上堂课”项目、UPS(美国联合包裹速递有限公司)全球志愿者服务月、上汽通用汽车“雪佛兰・红粉笔乡村教育计划”。


同时,《新周刊》还揭晓了“互联网公益创新”奖和“责任案例”奖,并向北京现代、碧桂园、东阳光、浦发银行、链家、茂德公、优酷、网易未央、星河湾、雅居乐等17家企业颁发了“优秀企业”奖。


0 (6).jpg


从更大的层面上来看,一个由政府、企业与劳工共同组成的三边CSR模式,已经在中国初具规模了。当一个国家的绝大部分企业都能自觉地推动CSR的发展,社会将更有力量,人民将更有保障。


颁奖结束后,《新周刊》社长张妍与陈宏辉教授一起揭牌,正式成立了“新周刊企业社会责任促进中心”,由中山大学岭南(大学)学院企业社会责任研究中心提供学术指导,继续推动企业社会责任的传播与发展。


正如老爷子孙冕说,中国当下需要立一个“社会责任”的精神丰碑,鼓励每一个人、每一家企业都行动起来,“以赤子之情,行善报恩;以谦卑之心,躬行践履”。


0 (4).jpg

“新周刊企业社会责任促进中心”正式成立。


0 (5).jpg

2017企业社会责任荣誉盛典完满结束,会后嘉宾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