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宏辉:在利益相关者框架下理解企业社会责任
活动简介

微信图片_20170803140002.jpg中山大学岭南学院“企业社会责任研究中心”(Center for 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简称CCSR)位于中大岭南堂内。(图/宋月白)


“中国企业要更好地承担企业社会责任,首先要关爱员工,其次要提高产品的质量。如果一个企业只是把员工当成生产工具,转头去参加慈善捐赠晚会,这实际上只是一种作秀,是为了抓人眼球。”


采访/冯嘉安

指导专家:陈宏辉,中山大学岭南学院教授、博导,中山大学岭南学院企业社会责任研究中心主任。


企业社会责任是一个既古老又新鲜的话题,它不仅是国内外学术界关注的热门话题,也是政府机构、新闻媒体、社会大众和企业界人士关心的话题。2009年7月6日经岭南学院批准,中山大学岭南学院“企业社会责任研究中心”(Center for 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简称CCSR)正式成立,由陈宏辉教授担任研究中心主任。

CCSR的研究任务主要集中在企业社会责任基础性理论研究、企业社会责任与其他领域的交叉研究、企业社会责任实践咨询、政府部门关于加强企业承担社会责任的措施政策。自成立以来,研究中心已经承担国家级课题近10项、省部级课题5项、企业委托课题6项,公开发表高水平学术论文40多篇。


Q&A


《新周刊》:“企业社会责任”这一概念在学术界、企业界以及全社会是如何流行起来的?

陈宏辉:国内整个学术界,大体是在2005年开始重视企业社会责任研究。从学术界到全社会都关注企业社会责任,分水岭是2008年,标志性事件是汶川大地震。这次地震促使很多企业投身慈善事业。

国际学界对“企业社会责任”这个概念进行讨论、研究是从上世纪30年代开始的。不同的学派纷纷争论企业要不要承担社会责任,为什么要承担社会责任。学派之间往往有完全不同的看法。曾获诺贝尔奖的经济学家米尔顿·弗里德曼公开表达这样一种观点:如果说企业有社会责任的话,那么它有且只有的社会责任就是赚钱;如果企业都去承担社会责任,就会对自由市场理论产生威胁。

上世纪70年代,西方开始出现石油危机和滞胀。在这种情形下,企业开始展现恶的一面。当时西方也出现了很多不讲诚信的企业,也有一些企业为了大肆发展破坏环境。西方企业在走过这一阶段之后,开始质疑弗里德曼的观点。上世纪80年代,西方企业逐渐认识到,企业社会责任不是一套说辞,也不是一件可做可不做的事情,而是目前复杂社会对于企业的一大要求。


《新周刊》: 一个企业承担社会责任,会不会使它的经济效益变得更好?

陈宏辉:这是最重要但又最难琢磨的问题。比如一款节能产品可能比不节能的产品价格要高,但是消费者出于环保的考虑,购买了节能产品。这就使得企业资金回笼更快,也会更积极地去承担社会责任,这是一个正循环。

但可怕的是,社会也会存在负循环。消费者不觉得环境污染跟他们息息相关,不愿意去购买价格更高的节能产品。这种情况下,消费者对于企业行为不埋单,企业资金就不能回笼,形成一个负循环。

企业社会责任与经济效益的关系,在学术研究中是一个最经典的问题,直到今天还有学者不断给出研究成果。做研究的人往往希望得到一个二者正相关的结果,然而直到今天为止,这方面研究的结果仍然是分散的,有很多文章表明二者正相关,也有文章表明二者存在一种负相关,还有一些文章研究表明二者根本没有关系,这个问题值得继续思考。


《新周刊》:股东、投资者、员工、顾客、商业合作伙伴、社区、自然环境、社会公共利益等对象,都是企业社会责任的利益相关者。对于中国的企业来说哪些方面做得比较好,哪些方面做得不足?

陈宏辉:一个企业要把它的核心利益相关者辨识出来,核心利益相关者跟企业的经营活动息息相关。我给一些高管上课时,会发一份调查问卷,让他们勾选出企业去年做了哪些与社会责任相关的事情。我们一共回收了五六百份调查问卷,统计结果显示70%到80%的人回答的都是慈善捐赠。

做慈善当然很好,但对企业本身来说,它是一件外部性的事情。企业最先要解决的应该是内部性的事情,中国企业实际上是本末倒置。按照经济学的研究,企业承担社会责任就像一个金字塔,最下端的是经济责任,最上面的塔尖才是慈善。

中国企业要更好地承担企业社会责任,首先要关爱员工,其次是要提高产品的质量,这二者有很大关联:如果企业对员工好,那么员工就会用心思去做产品,产品的质量也就会更高。如果一个企业只是把员工当成生产工具,转头去参加慈善捐赠晚会,这实际上只是一种作秀,是为了抓人眼球。如果中国企业不把这一点弄清楚,就会走入歧途并且越陷越深。


《新周刊》:现在越来越多的企业每年都会发布企业社会责任报告,从这些报告能看出什么信息?

陈宏辉:上交所和深交所规定上市公司每年除了要公布其财务报告以外,还需要公布它的企业社会责任报告,尤其是国有企业。我们可以把它视为企业对利益相关者出示的一份年度体检报告。

点开任何一家世界500强企业的网页,一定可以看到企业社会责任报告这个栏目。中国500强企业虽然也有企业社会责任报告,但是相差甚远。很多中国企业对企业社会责任的理解还停留在初级阶段。一些企业对于这份报告首先是抱着被动的态度,是被迫要出示的;其次仅仅看重它的宣传功效,最多是站在品牌塑造的角度来看待。今天中国企业所做的企业社会责任报告,更像一个好人好事报告。尽管近年越来越多企业交出差强人意的企业社会责任报告答卷,但仍与国际化的企业社会责任报告有一定的距离。

国际上的企业社会责任报告已经有非常明细的规定,目前国际上影响力最大的企业社会责任报告标准之一是全球报告倡议组织(Global Reporting Initiative)发布的《可持续发展指南(G4)》。真正意义的企业社会责任报告,阅读主体是利益相关者,他们阅读这份报告是想知道企业除了赚钱之外,还做了哪些对社会有益的事情。


《新周刊》:你认为怎样的企业能够荣膺“企业社会责任荣誉勋章”?

陈宏辉:这个企业一定是在某一个行业非常具有标杆性、引领行业发展,在推动社会进步方面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如果有细分一点的标准,就是这类企业一定是非常独特的,不一定做得最完善,但是它们在做的很多事情一定会让人眼前一亮。

(实习生舒少环对本文亦有贡献)


活动投票
陈宏辉:在利益相关者框架下理解企业社会责任
开始时间:
截止时间:
状      态: